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卢老德范,辉耀巴蜀学术争鸣www.hlmsw.cn,中越边境

时间:2021-04-05 来源:黄鑫文学网
 

仿佛晴天霹雳,5月3日上午,我正在儿子店铺上帮忙打理生意,忙并快乐着。直至中午时分稍有闲暇,方打开手机,突然从微信群中跳出李复蝉老师讯息:“各位文友,我刚才接到李致老电话,卢子贵老今日走了!但详情未知。心里挺难受的!祝他老人家一路走好!”还有曹树清老师讯息:“怀念恩师,卢老千古!”一瞬间,仿佛天崩地裂,难道我们可亲可佩可尊可敬慈眉善目、仙风道骨、人品文品俱佳之德高望重、儒雅气质,原四川省广电厅厅长,四川省散会会长卢子贵师长,竟然撇下他一生钟爱的散文创作与学会数千文友,以87岁高龄仙逝魂归,到天界去传经布道,履行他更加漫长散文采风创作与收获么?

多么难受的痛苦,伤心欲绝,喉咙发哽,泪水夺眶而出,毕竟非常之熟悉德范老人,仰望佩服的亦师亦友亦领导,转瞬之间,生命杳如黄鹤。心里的酸楚,只想着卢老千般万般的好。那谦逊大度,为人坦诚,时时处处,刻刻秒秒,始终为别人着想之为人为文的处事风格,千言万语,凝聚成一条溢满泪痕10字短讯:“愿尊敬的卢老一路走好!”

光阴荏苒,时光易逝。回溯过往,历历在目,那种疼痛的感觉,我也不知应如何面对,恍恍惚惚,也必然从脑海映出。

伴随新世纪的曙光,有一天我到新都安祥印务与文友刘安祥接洽有关事宜,冷不丁一位身材颀长、瘦削硬朗、眼眸放光、炯炯有神的老者笑看着我,刘安祥赶忙上前相互介绍,方知是大名鼎鼎、久慕其名的卢子贵老先生。卢老慈祥和蔼,笑意盈盈地说他看过我的一些文字,尤其在《警钟长鸣报》上发表的散文,很有自己风格和田园特色,希望后生多多努力,文学永无止境。儿童癫痫发作常见的原因握着卢老厚重而温暖的手,听着娓娓道来的谆谆教诲,我激动得连话都说得结结巴巴。现在想来,早已记不起自己当初说了什么,反正“是,是,是”当是必然,尴尬更是难免,但思想能得到卢老首肯,绝对非常幸福。刘安祥特别心灵手巧,赶紧趁热打铁,向卢老呈请介绍我加入学会,为散文学会输入新鲜血液。卢老看着我的憨厚老实面容,脸上早笑开了一朵花:“年轻人追求进步,何乐而不为呢!”爽快地点了点头。于是,在学会办理了相关手续,2001年我如愿以偿地加入了代表巴蜀散文巅峰的学会团队,2003年的四川省散文学会《散文潮》还首次刊载了我的散文《古镇幽情》,让我信心百倍,干劲十足。

既成学会人,必做学会事。接触愈多,感情愈深。以后的岁月,只要卢老莅临新都或到学会,刘安祥老师总会通知我挪出时间,去静静聆听刘安祥老师称之为没有官架子的“厅座”、儒雅风范、风趣幽默的卢老的教诲……我发现卢老特别健谈,知识面非常广博,唐诗宋词,散文经典,诸子百家,无所不容,听他侃聊简直就是莫大的享受。不知不觉,能让你从中领悟到他话里的真知灼见,散文杂文的写作方法与技巧,为人处事的方式办法等等,并透过他的智慧之光,只要你与他摆谈,就是木棒棰,也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练成实打实的金钢钻。更有一次在学会年会上,我将自己学书的诗仙李白《将近酒》行草书送与学会几位领导,卢老与曹树清老师,还一个劲地夸奖我头脑灵活,诗、书、文涉猎广泛,旁征博引,必有建树。

想到这里,我仿佛又看到了曾经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卢老,依然脚步稳健,行走若风,于文学海洋泅渡的情景……可如今,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这一切已成往事,只能于心中,赋诗以挽:“音容笑貌今宛在,倏然瞬息两重天。往昔始为散文生,一生缱绻濡墨酣。文学丛林一老兵,搏击海洋波浪掀。香风阵阵送卢老,一路走好千古赞!”

尤怪自己,虽然入之学会,心却没有真正加入,反而三心二意,受不了身处文学沙漠日常生活工作环境打压以及生活逼迫,只有默默于每日夜半三更转入网络文学写作,去与几十个文学网站和微信公众平台架构,却羞于不敢对人奢谈文学,也断绝了与散文学会交往。直到去年9月的一天,在学会副会长曹树清老师光临新都,既送我他之散文新作《枫叶正红》书籍,又反复耐心对我劝导,看着84岁老人那充满阳光的脸,我心里好一阵感动,方重新回归学会文友部,与之同呼吸、共命运。

如鱼得水的学会生活。自始至终的网络文学创作,天然嫁接的我,作品一篇接着一篇,文友部活动也月月参加,受益匪浅。直至有一天上午,好像是去年11月份的成都成华区文化馆,宽敞明亮的四楼演讲厅内,忽然看见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已形消骨瘦、嬴弱单薄,早已失去往昔风采的耋耋老人,在副会长、秘书长等领导陪同下,蹒跚地步入。“卢老……”心里一阵暖流涌动,早知他已生病很久,但仍带病坚持。可我不敢看他,也不知他是否看见或还认识已未见面十几年的小字辈我。因为“我是逃兵”念头,时刻萦绕着我,使我无地自容,更不敢面对。可自己毕竟青春已逝,不会“老夫聊发少年狂”,只能以坦荡心怀当成自己本来面目。所以,看见他缓慢而有条不紊地讲解学会前世今生与未来,为学会的一切呕心沥血以至于让当日参会的文友们,个个与我眼眶一样湿润。“可恶的病魔!你怎治小儿癫痫专业医院会折磨这样的大好人,四川散文界的旗帜,著作等身文豪……”我心中开始诅咒疾病,但更在心中默默祈祷,渴求老天爷还卢老健康长寿,向120岁进军,让这样好的师长,继续领导和率领我们这些文学新军们奔向散文与诗和远方。

悲哭,哀祭,怀念,痛悼。“天地哀哭卢子贵,四川散文旗帜翁。贡献诸多育人才,硕果累累盛世功。天公垂泪歌文豪,不啻于斯后继雄。一代一代巴蜀才,继承遗志努力冲。”

江河呜咽,山川垂泪。天空的太阳黯淡下来,甚至下起了细雨……让我不断感悟,如同都江堰市玉垒诗歌学会之悼念对联描述的那样:“举散文大纛,锦铺巴蜀;唱时代壮歌,情系中华”,以及“亦官亦儒,且听清响;一笑一颦,犹闻鹤声”。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此时此刻,臧克家为纪念鲁迅先生逝世十三周年而写的一首抒情诗,又萦绕我脑际。痛定思痛,使自己幡然醒悟,猛地感到,难道卢子贵师长,不正是这样的人么?是的,一定是。因此,文思再次涌上心头,落墨于纸,訇然而就,凑成卢老之绝唱,为卢老之不平凡一生点赞讴歌!

赫赫巴蜀,人杰地灵。

英才辈出,享誉全球。

今有卢老,名曰子贵。

散文旗帜,名播全川。

文豪彪炳,史册弥留。

故土简阳,生命孕育。

文品人品,一代风流。

著作等身,堪称完美。

书之经典,芬芳远播。

广播电视,文学泅渡大庆正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培养人才,学会创始。

攸关散文,直至弥离。

十部著作,两百多万。

字字句句,千斤扛顶。

奔波劳碌,不辞辛劳。

以身恤文,矢志寻真。

终身成就,突出贡献。

川蜀历史,文字秀丽。

蜀之文学,不可代替。

名家点金,贵人相助。

卢老扶持,桃李芬芳。

惜才爱才,老臾典范。

几多回忆,泪垂荧屏。

谦谦君子,一介书生。

老者儒雅,气质轩昂。

今闻噩耗,眼喷热泪。

音容笑貌,恍惚如初。

天各仙凡,再也难见。

惟有记忆,历久弥新。

书作影像,先贤睹现。

山川垂泪,江河呜咽。

怀念卢老,子贵伟哉。

馨享哭悼,拜祭香烟。

继承遗志,努力奋争。

代有才人,扛鼎垂范。

长江黄河,留芳香漫。

亘古不变,永资纪念。

飨乞飨乞,伴怀许愿。

悲哉千古,一路走好!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