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浮士德 悲剧第二部 第五幕 埋葬www.hlmsw.cn,yingxiao

时间:2021-04-05 来源:黄鑫文学网
 

死灵之一 (独唱)   谁用铁锹和铁铲,   建造此宅真难看? 死灵之群 (合唱)   幽圹客人着麻衫,   这儿大可以安眠。 死灵之一 (独唱)   此堂布置何寒酸,   没有椅凳和桌案。 死灵之群 (合唱)   只因借用时间短,   债主纷纷来讨还。 靡非斯陀   躯壳躺下,精神想要逃去,   我赶快给他看看血写的证书;   可惜人们现在有许多法子,   把灵魂夺自魔鬼的手里。   老的路子既不通行,   新的路子又难找寻;   往常我早就独行其是,   今天没奈何找来帮手一批。   一切事情对我都不顺利!   什么传统的习惯,旧时的法律,   再也没有丝毫可靠的价值。   平常,人一咽气灵魂就出窍,   我伏在旁边象灵猫探爪,   嚓一声!便把极敏捷的老鼠抓牢。   现在它在阴暗处不肯离开,   舍不得抛弃那令人作呕的尸骸;   到头来仍落得可耻的下场,   它随着四大原素的生克变化而消亡。   我时时刻刻都为讨厌的问题所苦恼:   何时?何地?以及怎样可以把它捉到?   死神已老,失去灵活的能力,   而且是否真死?还大有可疑!   我多次对那僵硬的肢体馋涎欲滴——   可是假象欺人!好像它还在蠕动不止。   装模作样,模仿军人训话,作诅咒姿态。   加快步伐!奋勇前进!   你们这些魑魅魍魉,牛鬼蛇神,   不管直角弯角,都是恶魔的嫡派子孙!   同时也把地狱大口带来这里,   地狱有不少这类东西!   它们吞噬灵魂是按照头衔和品级;   咱们玩这套送进未来的最后把戏,   用不着怎么顾虑和迟疑。   可怕的地狱大口在左边张开。   獠牙张开;从那喉腔里   有熊熊的火流喷射出来,   我瞧那后面烟雾沸腾,   屹立着永恒不熄的火焰之城。   北京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通红的火浪冲击到牙龈,   切望得救的罪人们在火海中游泳;   地狱的鬣狗凶狠地乱咬乱啃,   他们战战兢兢再摸索炽热的途程。   角落里还可以发现许多情景,   咫尺的地方真够人胆战心惊!   你们干得对,尽量去吓唬那些罪人;   可是他们还认为这是错觉和梦境。   对着角短而直的肥鬼们训话:   喏,你们这些大腹便便的红脸流氓,   地狱里的硫磺把你们喂得一肥二胖,   长着木桩一般转动不灵的粗短颈项!   这儿下边仿佛有闪闪磷光:   那便是灵魂,象蝴蝶般长有翅膀,   你们拔去它的毛羽,便和赤裸的蠕虫一样。   我要打上烙印,加以密封,   然后你们把它带进烈火的旋风!   你们要留心尸体的下部,   老饕们,这是你们的义务。   它是否爱在那里盘桓,   人们对这点不大了然。   不过它爱留恋肚脐眼,   当心,谨防它从那儿逃窜!   对着角长而曲的瘦鬼们训话:   蠢才们,你们都象老总一样的长子,   要向空中捕捉,不许休息!   尖爪张开,臂膀伸直,   把逃遁的游魂擒到手里。   它一定不肯安居在老巢里面,   何况天才素来是好高骛远。   有光明自右上方照下。 天人之群   跟来吧,帝乡的使者,   天人的眷属,   飘然遐举;   犯罪者得宽恕,   赋生机于尘土!   喜看万类,   欣欣向荣,   徘徊行列,   遨游太清! 靡非斯陀   我听出声音嘈杂,调子不谐,   随着恼人的晨光而播送下来;   这是不男不女的玩意儿,   只有伪信者才对它喜爱。   你们知道,在极端恶劣的时刻,   我们曾经想把人类毁灭;   可是这种极恶穷凶的发明,   对他们的祈祷正是求之不得。   这些纨绔儿女,扭扭捏捏!   曾把我们的好些东西拦路抢劫,全国最好儿童癫痫医院   用我们的武器攻击我们,   同是魔鬼,却伪装成好人。   这儿失败,将永远是你们的耻辱,   快去到墓边,将四周牢牢守住! 天使们合唱 (撒着玫瑰花)   玫瑰花儿光灼灼,   清香四射何郁馥!   飘荡复飞?,   暗中生趣藏,   小枝添羽翼。   蓓蕾亦开坼,   好花须早发。   春光已漏泄,   红花与绿叶;   乐园乐无涯,   贻此长眠者! 靡非斯陀 (向魔鬼们)   你们干吗弯腰和震颤?难道这是地狱的习惯?   挺住吧,让他们狂撒花瓣。   各就各位,各个好汉!   他们未免痴心妄想,   用小小的花朵来把火热的魔鬼埋葬;   它们碰着你们的气息便融化而枯萎,   喷火的邪神快用力吹!   够了,够了!全部飞花都被热气吹褪了色。   不要太猛!快快掩着嘴和鼻!   你们的确吹得过猛了,   全不懂得恰当的安排!   花儿不但萎缩,而且枯黄和燃烧起来!   它们向下飞来,带着透明的毒焰,   使劲抵抗吧,联合一致才保安全!--   可惜力量消失,勇气全亡!   魔鬼们都感到奇热难当。 天使合唱   幸福之花,   愉快之火,   散布爱情,   引起欢乐,   随心所欲。   言出于心,   灏气澄清,   永恒俦侣,   大地光明! 靡非斯陀   啊,该死!你们这些蠢才真丢脸!   魔鬼们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笨拙的身子连翻[角力]斗,   一下子倒栽进地狱的大口。   你们尝到这种热浴实在活该!   我却依然在原地点呆了下来——   扑打飞来的玫瑰花。   鬼火,滚开!你尽管闪耀得强烈,   捉住了却成为令人发呕的胶质。   你飘动些什么?还是乖乖地滚蛋!--   似乎有沥青和硫磺粘在我脖子上面。 天使合唱   非汝之所属,   慎沈阳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勿与相遇;   扰乱心灵者,   不可徒忍受!   横暴之袭来,   奋力而抗拒。   惟有爱人者,   爱能引导之! 靡非斯陀   我的头在烧,心肝在燃!   这是超魔鬼的神焰!   比地狱之火更加难堪!--   因此上你们叫苦连天。   被遗弃的失恋者多么可怜!   还回过头来向心爱的人儿偷看。   我也是这般!是什么吸引我的头转向那边?   我和他们正展开一场恶战!   平常我对那种样儿十分憎恨,   今天是什么古怪东西穿透我的全身?   我爱他们,这些少年非常讨人爱怜,   是什么阻止我诅咒他们?——   我如果甘愿上当受骗,   将来还有谁叫作痴汉?——   我憎恨那些顽童,偏又意惹情牵,   他们实在叫我百看不厌!--   美丽的孩子,告诉我吧:   你们不也是卢济弗的后裔?   你们这样漂亮,我真想和你们接吻!   我觉得你们来得正是时机。   这时我感到既舒适而又自然,   似乎咱们已有过千百次会面,   好比人爱恋温暖的小猫一般;   我越看越觉得好看!   啊,你们靠近来吧,也光顾我一眼! 天使们合唱   我们来了,你为什么退缩?   我们靠拢,你能够,就别藏躲!   天使们回旋着,占有整个舞台。 靡非斯陀 (被迫退至舞台前厢)   你们骂我们鬼怪该死,   其实你们才是道地的巫师;   你们引诱世人不分男女——   这是一场多么混账的冒险!   难道这就是爱火情焰?   我全身站在火中,   连脖子上燃烧也不觉痛——   你们飘来飘去,不如降落凡尘!   让可爱的肢体活动得更添风韵!   那样端庄固然恰合你们的身份,   可是我愿看到嫣然一笑千金;   这将使得我永远销魂。   我指的是情侣们眉来眼去,   嘴角边再露出一丝笑意。   你有癫痫病怎么可以根治这个大孩子最讨我喜欢,   却不可板起那种教士嘴脸,   请对我表示出几分留恋!   你们尽可以大大方方裸体行走,   那百褶的长衬衣未免过于守旧——   他们转过身去——让我从后溜瞅!--   娃娃们真叫人大开胃口! 天使合唱   泛爱之火   转向太消!   真理治愈   内疚之人;   摆脱恶魔,   欣然得救,   共同联合,   永乐无忧。 靡非斯陀 (镇定心神)   我变成了什么样儿?给火烧得遍体鳞伤,   连自己也心惊,简直和约伯一样。   不过我看透全身,同时也感到胜利,   凡事只有依靠我的宗族和自己;   幸而魔鬼的宝贵部份还是完璧,   爱的鬼火只是触及表皮;   那万恶的火焰现在已经烧完,   我诅咒你们全体,这是理所当然! 天使们合唱   神圣之火,   环绕汝身,   感到生活幸福,   而与善为邻。   大众联合一致,   起来赞颂顶礼!   玉宇清洁无尘——   精神自由呼吸!   天使们托着浮士德的灵魂飞升。 靡非斯陀 (环顾四周)   好不奇怪?——他们跑到哪儿去了?   黄口儿曹,你们干得出乎我的意料!   你们攫取我的口中食向空中逃跑,   所以在坟墓旁边东摸西掏!   我白白地失去了一个唯一巨大的珍宝:   那抵押给我的高贵灵魂,   被他们狡诈地拐逃偷运。   我现在向谁叫屈?   谁恢复我既得的权利?   到了晚年还受骗上当,   作孽自受,落得这狼狈下场!   我实在是倒行逆施,   白白地浪费一笔巨大开支!   下流的欲念,无耻的调情,   使我这老牌魔鬼落魄亡魂。   老奸巨猾,自谓高人一等,   偏和那乳臭小儿纠缠不清,   我干的傻事实不简单,   逼得我到头来完全破产。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