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芦花之歌(原创散文)

时间:2019-12-16 来源:黄鑫文学网
 

前两年,我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曾记得有一位友人对我说过:初冬去武汉游玩,如果不到汉口的江滩看看芦荻花,那才真叫遗憾哩!如今身在武汉工作的我,想起友人这句话,要是不去看看江滩的芦荻花,那不就更抱憾终身了吗?这样琢磨着,忽儿又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同武汉的几位文友,在一起谈古论今的时候,就说着江滩的芦荻花了,其中就有一位文友对我讲:“代老师,您知道吗?在武汉除了汉口江滩可以看到芦荻花外,还有一个地方也同样能够看到芦荻花。”

我赶忙笑着问那文友说:“是吗?请问那个地方是在哪里呀?”

“在汉阳沌口的后官湖,那里的芦荻花也不比江滩的芦荻花逊色多少。”那位文友认真地对我说道。听了文友的话,我就想:沌口的后官湖离我工作的地方不是太远,就在公司附近。如是我就想:首先去近旁的后官湖看看芦荻花,很可行,等有时间后,再专门去看看江滩那里的芦荻花,不也是很不错的想法吗?这样想着想着,我就准备选择一个好天气,到后官湖看芦荻花去。

一直以来,我都会把芦荻当成芦苇,把芦荻花当成芦花。芦荻和芦苇形状,就像是我家乡的羊草,我的家乡在豫南大别山山区,小时候,每年春夏时节,同小伙伴们一起放牛,就经常看见青葱碧绿的羊草随风摇曳,每到秋末冬初的时候,羊草花随风漫天飞舞的景象,历历在目,铭记如心。不过家乡的羊草一般生长在山边边,或者生长在地旮旯间,属旱地,而芦荻和芦苇却生长在靠近水的地方,由于生长环境的不同,我想,这也是羊草与芦荻芦苇不同的地方之所在吧!记得,前些年我到浙江新安江采风,看见眼前一片青纱帐,我轻声的叫道:“这芦苇好壮观呀!”可是随行的水库管理人员,杨同志笑着对我解释说:“那一片青纱帐是芦荻而不是芦苇。”从那以后,我才知道芦荻和芦苇是不同的两种植物。

自己经过仔细了解,才对芦苇和芦荻有更深刻认识:北方的芦苇南方的芦荻,其实都属同科,只不过一个芦苇属,一个芦竹属。北方的芦苇人们也叫蒹葭。《诗经》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就是描述水中芦苇那种洒脱飘逸浪漫景象的。芦荻人们也叫芦竹,历代文人墨客,对芦荻的描述更是层出不穷,如刘禹锡《西塞山怀古》诗语之:“今为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也有白居易在《琵琶行》诗中语:“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我想:芦苇与芦荻是近亲,最大的区别也是同它们生长的环境有关系吧!

不管芦荻和芦苇有怎么样的不同,但是,在我的思想意识里,我一直把芦荻当成芦苇,把芦荻花当成芦花,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这种想法。对这两种植物也从来没分彼此,喜欢芦花就是喜欢芦荻花,喜欢芦荻花也就算是喜欢芦花了。

到后官湖看芦荻花,也就是去看我意识之中的芦花。一提起去看芦花,我的心情呀!就特别舒畅兴奋,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态呢?我想:从开始喜爱芦花,对芦花这个名字,产生好感、记意最深、到印象最好的时间,那得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读中学的时候,经历的一些事情,见到或了解到的一些人,历久铭心而让我记忆深刻。我一直在想:也许芦花,亦如她的名字一样,温婉动人,耀眼夺目,洁白无瑕的缘故,才让我对芦花情有独钟吧!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读中学的学校名字叫杨冲中学,在五岳水库的边上。

那个时候,人们把现在的乡叫公社,把现在的村叫大队,把现在的居民组叫生产队或者小队;记得写信的时候,在信封的下方落款的地址名称,我一般都是这样写:河南省光山县牢山公社殷棚大队廖店小队。牢山公社后来变成现在的殷棚乡,廖店小队现在叫廖店居民组,廖店就是生我养我的小山村。

那个时候,很多大队都办有中学,杨冲也是一个大队,地处牢山公社与南向店公社之间,离我家有十几里地的路程;因为牢山公社的政府所在地,就在殷棚大队的地盘上,牢山中学就在殷棚大队部的旁边靠东的位置,最初,殷棚大队也有中学,我最先也在大队中学那里读书,后来殷棚中学与杨冲中学合并,殷棚大队中学撤销,我就到杨冲中学那里读书了。

那个时候,没有在离家近的牢山中学读书,我总是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心里感到很郁闷,现在我可不是那样想:我感觉那时让我离开家,到十几里路开外的地方住校读书,是上苍给我最好的恩赐;为什么现在会这样说呢?因为我觉得,我出生在牢山的脚下,再到五岳水库的边上去读中学,这有山有水的地方,多美好的世界呀!在住校读书的时光里,让我学到了知识,了解到不一样的人间,让我很早就懂得了人间冷暖,人情世故,毫不夸张地说:是牢山这座大山给予了我厚重与沉稳,是五岳水库的河水,滋养着我的生命,给予了我似水般的柔情,诗一样的人生!我爱我的家乡,爱家乡就像是爱自己父母和亲人一样,爱到心灵的最处深处。

记得那年秋季,开学没过多久,有一天夜晚,我与几位男同学,从外面回来晚,发现学校大门早已紧闭,这进不了学校大门,回不到宿舍休息,不能说在外面露宿吧,这该怎么办呀?同学们都在焦急地交头接耳议论着,其中有一位同学突然小声地对我们说:“从学校院墙翻过去吧!”听着那位同学的话后,我看了看学校院墙,不算太高,认为那同学的建议可行,于是,同学们一个个都小心翼翼地翻墙过去,回到学校宿舍休息睡眠型癫痫能治疗好吗了。

第二天,我去教室上课的时候,感觉同学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这让我感到不安,心里在想:昨天夜晚,我们翻学校院墙进宿舍的事情,难道被老师知道了吗?这个疑问,当上完夜自习的时候,就得到了证实。

那天夜晚,我在班里正写着作业,这个时候,我们的班主任,也是代我语文课的陈世祥老师,走到我的身边,轻声对我说:“下了晚自习,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我有事找你谈!”陈老师说完这话后,就急匆匆地走了,看着陈老师满脸严肃的神情,我的心就咚咚直跳,更感到忐忑不安了。

据同学们背后谈论陈世祥老师,让我知道了有关陈老师教学以外的其它事情。那时陈老师看上去大概有三十五六岁年龄的样子,人很忠实,教学认真,很有学问。可我从学校食堂,在食堂做饭的金老头那里了解到:陈老师参加多年高考都没有考上大学,不过陈老师文章写得好,所以他代我们语文课非常合适。另外,金老头还说陈老师没有结婚;听金老头这样说,让我感到很意外,心里想:这么有学问,人品又好,且一表人才的陈老师,都这么大年龄了,怎么会没有结婚呢?不应该呀!这里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吗?在我思想里,对陈老师总会产生些许疑问来。

上完晚自习,我把书本文具清理完毕后,就向陈老师办公室走去,说是陈老师的办公窒,其实也是陈老师的单人宿舍,一大间房屋,中间用布帘拉上,里面是一张床,外面是一张办公桌,陈老师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我走到陈老师门边大声说:“报告!陈老师,你找我有事,我来了,可以进来吗?”

“请进!”从门里办公桌旁传来陈老师的声音;如是我就走进去,只看见陈老师正在批阅作业。陈老师看我进来以后,就放下手里的笔,指着旁边的椅子让我坐下。

我对陈老师说:“谢谢陈老师,我就不坐了,陈老师很忙,有事老师您问,我就站着回答您的问题吧!”

陈老师开门见山地对我说:“那样也行,我就问你三个问题,你得如实回答。”紧接着陈老师就说:“我的问题是:昨天夜晚,你去了哪里?做什么去了?为什么会这样做?”

听到陈老师提到的问题文字非常简单,可要回答起来,也不是很容易。我想了想就对陈老师说:“报告陈老师!昨天夜晚,我去了牢山公社政府大院;到那里看了一场露天电影,那电影的名字叫《人生》;看《人生》这部电影,目的就是想弄清楚,《人生》中,刘巧珍那么聪明美丽善良的一位好姑娘,高家林为什么抛弃了她呢?回来学校时候很晚,我是翻学校院墙进宿舍的,这种行为不好,我接受老师的批评,回答完毕!”

陈老师一脸严肃地又问:“那现在看了《人生》电影以后,你知道你想问的答案了吗?”

“报告老师,我没有找到答案!正准备来问您哩!”我回答着陈老师。

“因此我告诉你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唯有知识到达一定程度,你才会懂得人生”陈老师严肃认真地看着我说道。

陈老师那天夜晚,对我说了许多话,感觉陈老师讲的道理简单明了,分析问题很透彻,我想这与陈老师知识渊博不无关系吧!可是我不明白的是:像陈老师这么有学问的人,考几年都没能上成大学,这大学怎么会那样难考?我后来学会思考以后就想:这考上大学与没有考上大学的人,也许所走的道路都不是一样的,但人的本质都不会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人的表象而已!陈老师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他一样有学问,人品一样好!不就说明这个问题了吗?那个时候,脑海里总会胡思乱想这些问题来,就连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我回答完陈老师的问题后,陈老师突然对我说:“《人生》这部作品很不错,还有一部作品我建议课外时间,好好去阅读,那里面的知识很丰富,那部作品的名字叫《冬天里的春天》,书比较贵,上下两部要三十元钱。”我看着陈老师笑着说:“谢谢陈老师关心,您说得话我会记住的,我一定会看这部书的”;第二年中招考完试以后,陈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对我说:“考完试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呀?”

我对陈老师说:“如果能考上潢川师范,当一名老师很好,如果考不上,我还没有想好以后的路该怎么样走呢?”后来陈老师就把《冬天里的春天》上下两本书,交到我手里说:“有时间看看吧!不管考上考不上,都不能忘了多读书”。

自从那天夜晚,翻学校院墙,陈老师找我谈话以后,到陈老师向我推荐一部作品,我就一直在想,这是一部什么样的好作品,能够让有学问的陈老师垂青,并还向我推荐呢?三十元钱才能买到这部书,那时,三十元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呀!对于我来说。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有一种强烈得到这部书的愿望和冲动。因为,我觉得向陈老师这样的人,都会被这部书所感动,那这书一定金贵,就更应该去读了。

如是,我就拿定主意,做好计划,每到礼拜天或者节假日,我就到牢山大山里去砍柴禾,把砍好的柴禾晾干,再背回家,卖给村庄北头烧砖瓦窖的师傅,一天下来,也能够换六角五分钱,尽管筹备三十元钱要耗的时间长,但我想只要坚持,总会有一天,能将《冬天里的春天》买回自己手中,认真仔细好好看。

当从陈老师手里,接过《冬天里的春天》,这部让我梦寐以求的书籍以后,我望了一眼做什么检查能查出是否癫痫陈老师,头慢慢低了下来,陈老师对我这样地关心爱护,让我很感动,要等自己砍柴换钱来买这部书,要到哪年哪月呢?陈老师让我的梦现在就圆了,想着想着,泪水就从我的眼角边,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哗哗落下,我知道那是感激的泪水!

那一年的暑假,我把《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一百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读了两遍。每一次读完,我的眼里都噙着泪水,对苦难的中国人民自抗日战争到新中国成立,从抗美援朝到三年自然灾害,从动荡的文化大革命到粉碎“四人帮”,中国这四十年的历史,在这部作品里都表达得淋漓尽致,读来让人荡气回肠,被中国人民坚强不屈的精神所震撼,不管是在艰难困苦面前,还是在多灾多难之中,在人民的心中一直都渴望春天,一直都有春天,无论冬天有多么严寒……

看了这部作品以后,记得当时我写下一万多字的读书笔记,并写下几千字的心得体会,我认为这部作品一定是精典精品,我必须要拥有这部作品。如是,在那一个暑季,我拼命的砍柴禾,一边砍一边在心里想:从小听姥爷说书里面有金子,我感觉《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书里面到处都是金子,三十元钱能买到这么多金子,值!

暑假结束了,一合计,我砍柴总共卖了二十八元五角五分钱,还差一点钱才能买到陈老师推荐的那部书,我想以后有时间,我还要继续砍柴,一定要把买书的钱准备齐,然后,等陈老师去县城办事的时候,请他帮我带回这部书!

那一年,我没有考上潢川师范,父亲想让我秋季开学以后,到公社中学再复学一年,明年再考,父亲总想让我能够考上学,日后能成为吃国家粮的工作人,我的理想和志向最先开始,也同父亲的想法是一样的,考上学,以后能当官;但是自看完《冬天里的春天》以后,我的思想有某种改变。想到这里,转过头来我就想,陈老师借给我读的《冬天里的春天》这上下两本书,自己也已经读完了,该还给陈老师了!如是,在秋季开学的第二个星期天,带着陈老师借给我的书,就去与我相伴两年半时间的母校,杨冲中学告别,同亲爱的陈老师话别了!

那一天,我吃过早饭,步行走山路,绕过牢山小街,过五岳水库大坝,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就来到杨冲中学了。

星期天,学校很安静,只看见食堂的金老头,还在厨房旁边扫着地,校园里面地势略高的位置边,从一间老师宿舍里,传来笛子声,笛子吹出来的好像是电影《少林寺》主题歌《牧羊曲》,笛声婉转悠扬,很好听,《牧羊曲》吹完以后,不一会儿,又传来电影《小街》主题歌,《妈妈留给我一首歌》的笛声来。听着这些流行曲调的笛子声音,在我脑海里,就会出现那些电影内容镜头的画面来,而让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知道吹笛子的老师姓甘,甘老师据说是在省城郑州音乐学院上过学,是新调来教我们中学的音乐老师,他吹的笛子、他唱的歌同学们都爱听。在校园里的一棵大槐树上面,几只小鸟喳喳叫过不停,太阳光从树枝的缝隙间照射下来,柔和而温暖。这个时候,只听见金老头向我招着手,叫着我。

不一会儿,金老头就来到我的跟前,并笑着对我说:“你这孩子亏不亏,语文数学成绩都考得那么好,可英语又太差了,不然,你就考上潢川师范,现在也到潢川读书去了,真可惜真可惜呀!”金老头对我说着,头不停的摇着,一脸的无可奈何。

金老头说,是听陈老师告诉他,我的情况,他才知道我的考学成绩的,金老头还告诉我说:“你不知道吧!陈老师结婚了,他爱人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人长得可清秀哩!是离学校不远地方李家村的姑娘,听陈老师说他的爱人名字叫芦花。星期天,陈老师一大早,陪他爱人回芦花娘家去了!”

听金老头说陈老师已经结婚了,我真替陈老师感到高兴,心里想:这好人就是有好报,陈老师最终能够找到真爱,我祝福陈老师与芦花姑娘永远幸福。想着我要当面把书还给陈老师,就赶忙对金老头说:“金大伯,李家村子我熟悉得很,今天来,我是找陈老师有事的,我这就去李家村见陈老师去。金大伯您多保重呀,再见了!”同金老头分手后,我就离开学校,径直向李家村去找陈老师了。

出了学校大门,从曾湾小队向北走下去,走了不到二里路的样子,就到了一座石拱桥,站在石拱桥的中央,我向东南方向的九林寺望去,只看见一条山岭横穿过来,东西分开,两边都是一片开阔的田园,田野里到处是收割稻谷忙碌的农民,我总是看见庄户人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这农村田地分到户没有几年,感觉这土地上的庄稼,却一年比一年长得好,农民兄弟姐妹们一见面,大老远都听到笑声,互相打着招呼,都匆匆忙忙,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我觉得:只要年景好,国家政策对头,田地收成好,农民们就快乐,对生活就充满希望,这日子就有奔头!我知道靠东边广阔的田野,是杨冲,靠西边的平坦之地是关冲。

关、杨二冲,据说自古以来都是富裕之地,向南进去,有几十个村子,那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都姓曾,曾氏父族在当地人多势众。当时我听一位曾姓同学对我说:听他祖上传下来说,他们曾氏家族,清朝出了一位名臣,名字叫曾国藩,经曾国藩手,他将全中华大地上姓曾的人,按统一派别传承曾姓,因此,从那以后,就有“天下曾姓是一家”的说法,那位同学对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很认真,我也就相信他所说的了。

东南的山峰昆明那家癫痫医院好是九林寺,从九林寺山上,向下流淌着一条清泉溪水,河道直穿杨冲田野的正中间。西边的山峰是牛干岭,从牛干岭大山里向下面流淌着一条山泉,这山泉经过的是关冲,两条山泉流下来的溪水,都一直流向五岳水库了。

向北望去,就是五岳水库,此时的五岳水库,风平浪静,像是一位温柔的姑娘,正含情脉脉地望着秋收的田野;五岳水库又像是一面大镜子,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水面上不时飘来几只小船,从水边上还传来打鱼妹子的歌声。水鸟飞来飞去。这山也青,这水也秀,这歌声也很动听,我想:这是不是陈老师爱人芦花的歌声呢?真没有想到,陈老师爱人的名字与《冬天里的春天》中,石湖游击队女指导员的名字是一样的哩!都叫“芦花”。难道这是巧合吗?不管陈老师爱人芦花,还是石湖女游击队指导员的芦花,我相信她们两个人都善良,都是敢恨敢爱的女中豪杰,陈老师一定与我一样认为,一样喜欢这个名字吧!这样想着,就离开石拱桥,飞快向李家庄赶去。

大约走了十多分钟时间,我就匆忙赶到了李家庄了。李家庄地处在一座小山中间,几十户人家,田地比较少,村庄的人多以打鱼为生,也有一部分人到外面讨生计去了,因此很冷清,我发现陈老师在村前渡口边一条小船上,正在忙活,旁边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妇女在旁边帮着陈老师,我想,这也许是金老头所说陈老师的爱人芦花吧!

我就径直走到陈老师所在渡口的小船边,轻声叫了一声:“陈老师!”

陈老师闻声抬起头,看见我来了,就停下手里的活,跳下船来,高兴地笑着,并指着旁边的姑娘说:“这是我爱人,名字叫芦花,大不了你几岁,你就叫她芦花嫂子吧!”听陈老师这样说,我就一步向前,来到陈老师爱人芦花跟前,向她深深鞠一躬,并向她问好,她向我点着头,没有说话,只是笑,脸却通红了。好像她二十岁左右年龄,头发柔长,用花手帕扎起来,着一件白色带碎花的上衣,扣得整整齐齐,下身穿一条蓝色长裤,脚穿一双黑灯芯绒大口布鞋,有一米六左右的个头,我心里想,陈老师有这样美丽的妻子陪伴,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呀!如是我转过身,笑着对陈老师说:“让我叫老师的爱人芦花嫂子,陈老师,这样不合适吧!”

陈老师对我也笑着说:“现在都八十年代新时期了,没有那么多客套,就叫芦花嫂子吧!”陈老师说完,话锋一转,就谈了我这次考试成绩的话题来,谈了他对我考试失利的个人看法。

陈老师认为,我的英语成绩太差,把考试总分拉下来,是直接倒至我没有考上潢川师范的主要原因。陈老师还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不管在什么地方复学,如果你英语成绩突破不上来,考上师范或者大学都是非常困难的。”陈老师经过多次高考失败,他说得话很实际也很有道理,我敬佩陈老师的真诚。

陈老师接着还对我说:“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首先要学好自己本民族的语言,学会使用这些语言,然后才到写文章,好的语言,能打动人心,文字是有穿透力的。李国文老师的书籍,我建议你以后要多看,对你写作会有帮助的。”

陈老师的话让我牢记心中,自看了《冬天里的春天》以后,李国文老师的作品,我一直都会精心阅读,通过学习李老师的作品,让我真正领悟出:国学的厚重,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后来我想:能够写出如此多精品力作,可以称得上中国顶级作家和国学大家的李国文老师,一定不是平常人的经历吧!通过进一步了解,才让我知道:其实李国文老师历经坎坷,命运多舛,一生多灾多难,文革动乱时候,只因他所写过的一篇小说作品而获刑,整整在监狱里呆了二十六年,受尽百般侮辱和折磨,从狱中放出来,已经五十多岁,可李老师凭借坚强毅力,以中国文人最敏锐的洞察力,耗费巨大精力写出精典作品《冬天里的春天》,这部作品,也被评为建国70年中国最精典70部长篇小说之一。实至名归!如今90多岁的李国文老师依然笔耕不缀,可以说,李国文老师的精神境界,就是我从事文化创作的原动力,他的作品,才是指导我怎么写作怎么做人的最高追求,同时通过学习李老师的作品,才让我更高层次地分析问题,敬佩李国文老师!谢谢李国文老师!同时更应该谢谢陈老师,因为有了陈老师推荐并借书给我看,从《冬天里的春天》,才让我读到中国顶级作家李国文老师更多精典作品,使我更好地接受着中国文学的熏陶,让自己个人的文学修养得到进一步提高!李国文老师更是我的榜样和标杆。几十年来,可以说我是读着李国文老师的作品,一步步成长的。

如是,我接过陈老师的话,笑着对陈老师说:“陈老师,您说得可真在理,谢谢您对我的关心教育和爱护。您借给我的书,我已经看完了,今天我是向您来还书的。”说着我就从布包里拿出书来,递给陈老师。

陈老师望着我说:“哦!这么快就看完了,应该有读书心得吧!”

我说:“有呀!陈老师,我今天也带来了,请陈老师帮我看看!”说完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我所写的二千多字的读书心得,递给陈老师看。

陈老师没有接我手中递过来的书,他只接过我写的读书心得,不一会儿,陈老师就看完了我写的读书心得,笑着对我说:“写得不错,记住,以后要多读、多写、多接触人、多观察事情、多分析问题,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有自己的见解和认识,而不能随波逐流!”

怎样根治癫痫最后陈老师微笑着对我说:“我知道你也喜欢看书,李国文老师的这部作品,我送给你了,权当我送给你的记念品吧!这以后,你与我,还不知道何年再相见哩!留过念想吧!”

看着陈老师和他的爱人芦花,撑着小船,向五岳水库远处去了的身影,我拿着书的手,在微微颤抖,泪水却从眼角边静静流下……

武汉的初冬,并不是想象得那么寒冷,太阳温和地照耀着大地。当我站在后官湖堤坝高处的时候,放眼远望,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像是一幅优美的油画作品:一丛丛、一簇簇、一片片的芦荻随风摇曳,芦荻花,不!应该是芦花漫天飞舞,明晃晃的湖面上,水鸟飞来飞去,湖边芦荻林中人们三五成群,或说或笑,或唱或跳。不时从远处的芦荻林中还传来美妙的歌声。我想这是在画中吗?这景色实在是太美了,这不是在画中而是在现实场景里!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由让我想起诗人顾诚所说的一句话来:“生命细细地含着阳光,在一瞬间,体会大地的微妙之处。”在这白茫茫芦花的世界里,让我感受到生命存在的力量。芦花的舞姿优雅、绰约温婉,芦花有的羞涩轻歌曼舞,有的含情低垂,她们无不在向人们宣誓:她们也是生灵的一种,她们生命的存在,也给大自然带来无穷无尽的美。

想着想着,忽然从西边芦荻林的湖面上,飘来一叶小舟,小舟上还有两个人影在晃动;不时从小舟上传来歌声,此刻,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陈老师与芦花嫂子,在家乡五岳水库里打鱼的画面来,芦花嫂子轻唱着:“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清早起来呀,去呀么去撒网,晚上回来呀,鱼呀么鱼满仓……”自八十年代中期,我与陈老师一别后,风风雨雨几十年都过去了,今天提笔在这里写文以记之:特此向我的良师益友,亲爱的陈老师致敬!谢谢您对我的教导,陈老师!

由西的湖面向东望去,在靠东的湖面中央是一片绿洲,现在的绿洲已经变成芦荻的世界,芦花一片白。湖两边也是一眼望不边的芦荻林,我感觉这场景,怎么会这样熟悉呀?忽然在我的影像中,出现一条小船,这小船上面有两个人,一个是艄公老汉,在船头上还站立着一位姑娘,那姑娘腰间别着一把手枪,只听那姑娘说:“开快一些,再快一些……”他们的船飞也似的向芦荻林划去,不一会,从芦荻林里传来两声枪响,第一枪是那姑娘打死一名敌人,这第二枪是从姑娘背后传来的,姑娘中弹,只见她手握伤口,扭转头向开枪者望去,好像我还听见她说了声:“真没有想到,原来叛徒是你……”

“啊!”我叫了一声,让我从影像中回到现实,我知道这是小说《冬天里的春天》中的画面,倒在血泊之中的是,石湖游击队女指导员芦花嫂子……

我把目光收了回来,望向天上的红太阳,让我陷入深深的思考:我们的人民是从苦难之中走过来的,曾经又经历着苦难,如今我们无须宣扬苦难,但是我想说的是,要让我们的文学作品,告诉我们的人民:千万不要忘记苦难,忘记了苦难,就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还能不能到哪里去,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古代有忠臣也有奸臣,新中国成立以后,不也有林彪,“四人帮”祸害人民吗?如今,改革开放,我们国家正在转型期,工业化,城镇化建设矛盾会更多,惧安思危,叛徒阴谋者“王纬宇”们,时时刻刻都在窥视着人民的幸福成果,一些于人民为敌的腐败分子、黑恶社会组织、两面人、官僚不法商人,随时都会转土重来,因此,让我们的文学作品,要时刻提醒我们的人民,要坚持真理,同他们划清界限,并旗帜鲜明地同他们作坚决彻底的斗争。

当我来到湖边,芦花静静飘荡在我的周围,当看着三三两两游客们的笑脸,让我感到一丝安慰。湖面象一面镜子,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明晃晃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蓝天白云,这水天一色,多美呀!在芦荻林边,行走在芦花洁白的世界里面,让我心旷神怡,我好像再一次听见陈老师爱人芦花嫂子唱歌时,欢乐的笑脸,又一次看到,石湖游击队女指导员芦花嫂子,在天上笑着为我们的人民,送来祝福:冬天里的春天,冬天已过去,春回大地来,我们的人民远离苦难,太平人世间!

芦花之歌,歌唱新时代的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人,芦花之歌,歌唱全世界人民和睦相处,永久安康幸福!

2019年12月创作于中国武汉

作者介绍:代启权中国作家诗人!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