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关于顾轻舟的格言

时间:2020-10-21 来源:黄鑫文学网
 

  ●顾轻舟从超市回来的时候,从门外就听到一大一小的声音,当时两人就坐在餐桌前面,糖糖坐在椅子上,厉子茜拿着草莓蹲在小姑娘面前,和蔼的问,“糖糖,我是谁呀?” 
糖糖眼巴巴的看着草莓流口水,一面吐字不算清楚的说,“姑姑姑姑。” 
厉子茜摇头,拿着草莓在糖糖眼前晃了晃,引诱道,“叫姐姐,以后都要叫我姐姐哦~” 
糖糖发声还在发育当中,简单的气音还会,稍微难一点就不行了,看得到吃不到,小孩子嘴巴噘得老高。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子茜显然不知他在想什么,因为太害怕了,另一只手也覆了过来。再然后,她几乎整个人都死死地抱着顾轻舟的手臂,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会把他弄丢。 ----墨子都《独家挚爱》

  ●看他犹豫不决,她说,“吃甜的东西对心情不好很有缓解作用的,科学家都这么说呢。” 
顾轻舟意会过来她的意思,原来她并不是不对他父亲的事情好奇,只是想先找个方法让他开心一下。 
他不负所望的展颜,微微一笑,然后张嘴吃掉叉子上的东西。 
厉子茜看他吃完,嘿嘿一笑,“我刚才把叉子前前后后舔了一遍,你不嫌弃的是不是?” 
顾轻舟:“……” ----墨子都《独家挚爱》

  ●得到他的应允,厉子茜立刻心情大好起来,瞌睡虫也一去不复返。顾忌这里是图书馆,没办法彻底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她决定画一幅画给顾轻舟。 
莫名接过她递过来的小纸条,看她蹦蹦跳跳的离开,顾轻舟无法理解,看个书就让她这么痛苦? 
把手里的小纸条打开,一个亲吻的表情跃然纸上,顾轻舟一怔,随即笑了,把纸条夹在书里。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子茜无精打采的第二次回到卧室,一打开衣橱,看到顾轻舟的几件毛衣和外套整齐的挂在左边,她的衣服则平整的挂在右侧。 
忽然间,心里有一种已经和他是老夫老妻的感觉,看到衣橱里彼此的衣服各占一半天地,那一刹那间的温暖真的不知该怎么用言语来形容。 ----墨子都《独家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治的好挚爱》

  ●一行人到了室内的羽毛球馆,将衣服都扔在车里,找到他们对应的场地。 
没想到顾轻舟还带了自己的拍来,他交给厉子茜其中一只,“我们怎么站位?” 
“站位?”她茫然的抬起头。 
顾轻舟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问,“你应该打过吧?” 
“呃,算是打过。”她心虚。 
“算是?” 
“就是……打了五分钟就被队友骂下场那种。” 
“……” ----墨子都《独家挚爱》

  ●一开始厉子茜下决心下的特别坚定,顾轻舟都轻易相信了她,但没过多久,图书馆就成了她睡觉的第二间卧室,比她平时躺在床上睡得还快。 
顾轻舟坐在她对面,也在修正马上要发表的文章,许久没听到翻书的声音这才抬起头。 
然后,挫败。 
怎么又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厉子茜只觉得头上一痛,支着下巴的手一偏,险些用额头和书桌来了个亲密接触。 
顾轻舟也被她吓了一跳,根本没想到她会睡得那么熟。于是在她即将磕到桌上的时候,他立刻从桌上越过大半个身体,用手垫在她和桌子之间。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子茜原本打算和顾轻舟一起去的,谁知取车当天还是她一个女朋友的生日,只好委屈顾轻舟自己单独行动了。 
到了酒店,厉子茜给顾轻舟打了一通电话,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 
他在电话那边说,“已经开过来了,中途出点小差错,耽误点时间。你们呢?到酒店了没有?” 
“正准备点菜呢。”厉子茜捂着手机背过身,小声说,“晚上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在家要乖。” 
他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我一直都很乖。”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子茜觉得自己就像是苦守寒窑的王宝钏,他这一离开,自己忽然就变得很不适应。 
没有人给她叫早,没有人为她做饭,没有人帮她改报告,没有人用怀抱温暖她。 
自从和顾轻舟在一起后,都是他下厨做饭,基本从不让她洗碗。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宿舍无所事事,给自己做了一顿大餐,吃晚饭洗碗的时候,失手把他们两个从夜市淘来的瓷碗给摔碎了,那是顾轻舟很喜欢的瓷器。 
再然后,卫生间的灯也坏掉了,从未停过电的宿舍前所未有的停电两个晚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地址上。 
他不在这两天,她过得很辛苦。可每次和他通电话的时候,还都要佯装自己很好,免得他在遥远的国度还要为自己担心。 ----墨子都《独家挚爱》

  ●顾轻舟也反抱住她,过了片刻,说,“之前的那句话,并不是说给你哥听的。子茜,我的生活的并不是非你不可,但,我的爱情是。” ----墨子都《独家挚爱》

  ●他不解的回头,看着身旁的厉子茜,显然对她忽然来牵自己手的举动格外惊讶。 
厉子茜气呼呼的较真,“顾同学,你快跟张老头澄清一下,我可是从来都没欺负过你的哦,都是你欺负我的!” 
那一刻,顾轻舟的眼里有很多情绪闪现,片刻后,才缓缓归于平静。 
他笑着点头,“嗯,都是我欺负她。” 
厉子茜得意的朝张老头抛去得意的一眼,张老头惋惜道,“哎,这才刚哪到哪,就被吃的死死的,这可怎么得了哟!” 
厉子茜笑得像是沾沾自喜的小偷,顾轻舟面庞带着许久没在外人面前出现过的轻松,他的开心,是那样的不加掩饰。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子茜大病初愈,又喝了酒,这么睡一晚恐怕会着凉。 
凌晨十二点半,楼道里响起敲门声。 
过了一会儿,隔壁的刘老师来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顾轻舟,也不禁愣了一愣。 
“小顾?” 
“不好意思,请问……”半夜打扰别人睡眠,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做,表情有半分的不自在,“您有富余出来的电热毯吗?” 
刘老师对这位新来的晚辈印象非常好,不仅学术一流,为人也不张扬,性格安静稳重。自从这学期开学两人成为邻居,这还是顾轻舟第一次有事相求。 
就算没有,他也会想办法变一个出来给他。 
刘老师十分热情,“有的有的,我这就给你去拿。” ----墨子都《独家挚爱》

  ●“我知道,你在国外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让你大展拳脚。我也了解你,做老师不符合你的性格,也不是你的抱负……” 
顾轻舟眼中的光芒微暗,以为自己能猜到她接下来的话,但忽然,却听到她话锋一转。 
“可是,我真心希望你可以留下来。我们才刚刚在一起,我不想再谈一次远距离恋爱,我希望可以每天都看到你。” 
他蓦地抬起头,眼中的光点渐渐地汇聚,最后由暗转亮武汉哪里治癫痫病,欣喜和快乐跃上他的眉角眼梢,像是比中了巨额彩票还要高兴。 
顾轻舟做出了一个让厉子茜都颇为意外的举动,紧紧将她抱住,脸埋进她的劲窝。 ----墨子都《独家挚爱》

  ●那人先勾住了她的小指,带着试探,见她没有过激的反应,像是收到了鼓舞,接下来他勾住了她的无名指、中指……最后将她的手包裹在大掌之中。 
他的掌心温热,手指与手掌相接的地方有几处薄薄的茧,和女人的柔软完全不同,就连握着她的力道都带着霸道和强硬。 
厉子茜渐渐面红耳赤,她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在会议桌下,竟然和顾轻舟手牵着手! 
厉子茜悄悄偏过头,用余光去看他的侧脸,一本正经到不行,让人完全想象不到他此时在桌下会做出那样暧昧的举动。 ----墨子都《独家挚爱》

  ●她看着他们被引到角落的位置,顾轻舟绅士的为女方拉了椅子,女孩子正好面朝厉子茜这边,所以,她能清楚的看到此时女孩子脸上出现的小娇羞。 
亲完她竟然还和其他女孩子出来约会?! 
水性杨花、不可理喻! 
“我们走!”突然,厉子茜气呼呼的站起来。 ----墨子都《独家挚爱》

  ●“你怎么会喜欢她?” 和刚才面对厉子茜时一样,这男人从不知道什么叫做迂回战术。 
话落,顾轻舟也明显一愣,他措手不及发怔时的模样格外可爱。 
但很快,顾轻舟便恢复冷静,先看了一眼显然比他更紧张的厉子茜,才缓缓说,“我也希望能知道答案,这样,就不用非她不可了。”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子茜也笑,沉默了一会儿,顾轻舟小心翼翼的说,“子茜,我们的事,你和Abby说了吗?” 
厉子茜微怔,“没有啊。怎么了?你不想让她知道吗?” 
“怎么会,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他说,“你上次说Abby对我……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否有这个意思,可如果你的感觉是真的,我不想耽误她。” ----墨子都《独家挚爱》

  ●两人一走进店石家庄癫痫病医院里,给她送过外卖的小哥立刻笑脸迎了上来,“呀,顾老师还带着女朋友啊!” 
闻言,厉子茜坏心的没有解释,就是想看看顾轻舟是什么反应。 
果然,顾轻舟摇着头,腼腆的道,“不要乱说,是我的朋友。” 
“好好好,朋友朋友~”小弟明显敷衍,看他们俩个的眼神暧昧极了。 
这种非常时期,一男一女出来吃饭,说是朋友骗鬼啊! 
接收到小弟不信任的眼神,顾轻舟涨红了脸,厉子茜在一旁差点忍笑忍到险些岔气。 ----墨子都《独家挚爱》

  ●谭芊芊别提多嘚瑟,“Sorry啊,顾Sir,虽然不是比的本专业,但总算也赢你一次了。” 
厉子茜心里愤愤,面露苦相对着顾轻舟说,“连累你了……” 
顾轻舟说,“没关系。我们偶尔也要给失败者一丝活的希望。” 
谭芊芊,“……” ----墨子都《独家挚爱》

  ●“顾同学,那个……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顾轻舟原本拿着书的手顿时一僵,厉子茜立刻就猜到了他的答案。 
这时,他猛地合上书,凶狠的朝她看过来,有些气急败坏的说,“你就不能把那件事忘了吗!” 
厉子茜才无辜,道,“拜托,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好不好!从早上你就一直计较到现在,我哄你你都不搭理我。只是亲一下而已嘛,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了!” ----墨子都《独家挚爱》

  ●顾轻舟眼睛里的笑意,就像是烟花一样,从一点开始慢慢绽放,到最后充盈了整个眼睛,格外的明亮璀璨。 ----墨子都《独家挚爱》

  ●厉清北逗弄孩子,趁顾轻舟去厨房给他倒水,厉子茜恶狠狠地小声对厉清北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懂不懂?” 
男人也被妹妹发狠的眼神吓到,茫然的问,“我又怎么你了?” 
“你自己都没结婚就把小嫂子骗上床,凭什么要求顾轻舟要、要……” 
该死,她说不出来。 
厉清北眨眨眼睛,须臾,领悟厉子茜的意思,噗一声笑了出来,当然,又得到妹妹一记冷眼。 
“我说你最近怎么越来越憔悴,原来是欲求不满。”厉清北调侃道。 
厉子茜面色仍旧没有和缓,纠正他,“不是不满,是从来没有过!” ----墨子都《独家挚爱》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