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儿子是官迷

时间:2019-09-19 来源:黄鑫文学网
 

  小东一心想要当班干部,无钱也无权的周大平只是一个普通司机,他能满足儿子的愿望吗?
  
  一、我爸不如她爸
  
  周大平是个出租车司机,整天都在外奔波,辅导儿子小东学习的任务就交给了妻子李欣。但李欣在超市上班,也难抽出太多时间来管小东,因此今年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学习成绩一直是不上不下的。不过周大平从来不强求小东事事争第一,只要他每天都开心就行了。
  
  这天晚上,周大平交班后回了家。还没进门,就听到李欣在骂小东。他赶紧走进门,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小东这次考试没考好?”没等李欣开口,就听小东哼了一声,将一张数学试卷拍在他面前。
  
  周大平一看,笑着说:“98分呀!行呀,不错不错。”又问李欣:“儿子考得不错了嘛,为啥要骂他?”李欣气呼呼地说:“问问你宝贝儿子,是我骂他吗?他自个儿想当官当不上,在发牢骚呢!”
  
  当官?周大平一愣,随即明白指的是班干部,他笑着对小东说:“挺有志气的嘛。可你想当官,就得用成绩向老师证明自己的能力呀。”小东委屈地说:“王老师说过,谁连着三次考试考全组第一,就让他当小组长,可我都连着五次了,今天他还是让王小音当组长了!”
  
  周大平有些哭笑不得,为了鼓励儿子继续进步,他分析说:“那你肯定是有其他方面不如王小音吧,所以老师才让她当了。”小东气恼地跺着脚说:“才不是呢!王小音脑子笨死了,经常考八十多分的。我什么都比她强,就是我爸不如她爸!”说着,他已经气冲冲地回书房了。
  
  周大平愕然,疑惑地看着李欣。李欣解释说:“那王小音的爸爸是在教育局开车的。虽然同是开车,可你比他差远了。”周大平皱眉道:“你平日怎么教育儿子的,怎么老拿这些社会上的东西来教他?你看看,小小年纪都成官迷了,长大怎么得了?”李欣委屈地说:“这哪是我教他的呀,都是学校里学的。”
  
  周大平这才知道,原来现在这学校的班干部除了班长副班长、各委员之外,还有什么值日班长、数学组长、语文组长、英语组长、带操队长等等加起来得有三十来个。要知道小东一个班才五十来人,干部与平民的比率已经达到三比二了。用小东的话来说就是,你要不当官,在班上都抬不起头来。
  
  周大平吃惊地说:“好家伙,这比有关部门还人浮于事了。”李欣担忧地说:“我可听说有权威调查了,那些在社会上当官的,大多都在学校当过班干部,也就是说,班干部是培养当官的摇篮。你看我们俩,在学校就没当过干部,所以现在都是被人领导。”
  
  周大平哈哈一笑,说:“这都哪个吃了饭没事干的人做的调查,真是扯蛋,这不是从小培养小孩要当官的思想吗?行了,儿子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小孩子嘛,过几天就好了。”癫痫有没有根治
  
  周大平没把这当回事,可事实证明,他是以大人之心度小孩之腹。他没想到,从这天开始,小东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过去每天放学回家后会主动做作业,现在呢,看着是坐在那,可走近一看,却在玩别的东西。接连几次考试,竟然都不及格了。
  
  周大平隐隐地感觉到有问题了,想跟小东谈谈,可最近他调晚班了,等他回家,小东已经睡了,等他醒来,小东又进学校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二、跑官要官
  
  这天晚上,李欣忧心忡忡地问周大平:“小东最近很异常,会不会还是因为没当上小组长在闹情绪?”周大平点头说:“我看是这样。全班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官,这对他来说压力太大了。”李欣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去找个门路,让他也当个官?”
  
  周大平吓了一跳,惊讶地说:“亏你想得出来!为一个小组长去走后门,这叫什么事呀?”李欣唉了一声,说:“可是我担心孩子这样下去会毁了呀!”周大平没好气地说:“毁了我也不走后门,这社会上的歪风邪气怎么能进学校去呢!”
  
  李欣叹了口气,周大平没管过小东,不知道学校的状况,歪风邪气早已进去了,不跟上潮流,只能让孩子受委屈。
  
  第二天早上,李欣来到超市,找到了部门经理马强,把这事支支吾吾地说了一番。马强的妻子是小东学校的老师,虽说不教小东,但跟小乐班主任王老师是同事,说个话总要卖个面子吧。马强呵呵一笑,说:“你早应该来找我的嘛。之前我也帮过朋友干这事,放心吧,一句话的事。”
  
  第二天早上,李欣刚上班,马强就走过来,一脸为难地说:“对不起呀,我低估了这事的难度。一来,我老婆跟王老师的关系不是很好,二来,小东那班的班干部也实在太多了,至少比别的班多了五六个编制。”
  
  李欣“啊”了一声,心情顿时跌落谷底,失望地说:“这可咋办?”马强沉吟道:“要不这样,你请他班主任王老师吃个饭?当然,这也不仅仅只为了跑官要官,而是跟老师打好交道,以后的事都要好办点。”
  
  马强的话打动了李欣,她听说有的家长不仅经常请老师吃饭,而且逢年过节就往老师家送礼,可自己呢,连儿子班主任的家在哪儿都不知道,是该跟老师攀攀交情了。想到这儿,她说:“那麻烦你安排个时间吧。在哪儿请好呢?”马强想了想,说:“第一次正式请老师吃饭,太寒酸了不行。星华楼怎么样?”
  
  李欣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星华楼是市里上档次的酒楼,随便一桌没七八百不行。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咬牙点头了。
  
  因为今天正好是周末,马强打了个电话后,很快就确定饭局就在今晚。李欣下了班后急忙赶回家拿钱,她拿了八百块现金,又怕钱不够,干脆带了张银行卡在身上。想了想,给周大平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晚同事请吃饭,让他早点回家解决自己和小东的饭。<神经元异常放电的症状br>  
  到了星华楼后,马强已经带着他妻子和王老师在包间里等了。大家见了面,刚问了声好,就有服务员拿着菜牌进来了。李欣接过一看,脑子“嗡”一声炸了,上面就连最便宜的菜也够她一家人好几天的菜钱了。她实在不忍心下手,就把菜牌给了马强,说:“我不会点菜,还是你来吧。”
  
  马强没接菜牌,对服务员说:“把你们的招牌菜上几个来吧。对了,大闸蟹是多重一只的?”服务员回说二两的。马强说:“四个人,来八只吧。再上一瓶蓝洋河,一瓶怡园珍藏赤霞珠干红。对了,李欣,你是喝酒还是饮料?”
  
  马强每说一句话,李欣的心就往下落了一层,最后,掉进了无底深渊了。且不说饭店里的招牌菜往往是最贵的菜了,就是那二两重的大闸蟹,超市里就有卖,一只56元,蓝洋河三百多,怡园珍藏赤霞珠干红二百。她的心都在哆嗦,见马强问,赶紧摇头说:“饮料?不不,我还是喝点红酒吧。”一瓶饮料值不了几个钱,可现在也只能省多少算多少了。
  
  三、事与愿违
  
  李欣一遍遍地摸着口袋里的钱和卡。她一个月到手才一千二,周大平能拿两千左右。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就为让儿子当个小组长。原本李欣就不擅言辞,现在心中有事,更是说不出话来,为了掩饰尴尬,只能在那儿一口一口地喝着酒。
  
  倒是马强夫妻与王老师聊得火热,李欣隐约听到,王老师的妻子在派出所工作,马强夫妻好像有事要求到她。看着他们谈笑风生的样子,李欣感觉这更像是属于他们的一次聚会,自己只是准备付钱的陪客。
  
  李欣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竟然醉了,连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不过对饭钱却记得很牢,八百二十块。
  
  周大平和小东正在吃泡面,见她这醉态百出的样子,赶紧扶她坐下,埋怨道:“你从没喝过酒呀,喝这么多!”李欣“哇”一声哭了起来,说:“我心疼呀,八百多块不见了!”周大平一愣,说:“是你请客的?没事,花了就花了呗!”李欣摇头说:“不是,我请了王老师他们。”
  
  周大平神色一凛,挥手让小东进书房,然后低声喝道:“你丢不丢人?你以后还怎么去教育小东学好?”李欣讪讪地说:“我这不也是为了小东吗?一开始我没想到会这样的,可……我的心到现在还在痛,你骂我吧,要不你打我几下!”
  
  看着可怜兮兮的妻子,周大平不忍心了,说:“你总说我不关心小东的学习,可我觉得,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同样重要。现在的孩子压力太重了,你看看小东那课本,有些东西是我们那时初中才学的呀!过去我们拿个九十多分家长都要奖励,可现在拿不到一百分都得挨骂。都说孩子要快乐成长,可这样下去,孩子拿什么快乐成长?”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自己跑题了,挥挥手说:“行了,你去睡吧,这事就到此为止了。”
  
  第二天早上,李欣清醒过来,虽说仍是很心疼钱四川哪里癫痫病医院好,不过也有些庆幸,毕竟小东当官的事解决了。可晚上回家一问,小东还是没当上组长。李欣有些诧异,又想王老师或许是想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再等两天看看吧。
  
  只是一连过了好几天,小东还是没能当上组长。李欣有些沉不住气了,这天上班时,她问了马强。马强一听,也是很奇怪,说:“难道王老师给忘记了?别急,我一会儿打电话给我老婆,让她问问。”
  
  不大会儿,马强来了。他神色怪异地对李欣说:“王老师说他对你没什么印象。”李欣急了,说:“什么?那顿饭可花了我八百多呢!”马强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难道,吃饭时你没说自己是小东的妈妈,想请他让小东当个组长?”李欣一愣,说:“我没说呀,我以为你说了呀!”马强感到不可思议地说:“我一个外人哪好说,我以为你会说呢。你看这事弄的。要不,你再请一顿?”
  
  李欣没再答应,她算是明白了,花了八百多,竟然还不能让王老师对她有印象,这个王老师,肯定是吃惯了家长的人了,就算她再多请几次只怕也是白搭。
  
  四、赶明当个官
  
  傍晚,李欣下班回到家中。小东正坐在书桌前,也不知道是在玩还是在做作业。这时,门响了,周大平回来了。李欣有些惊讶地问道:“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周大平指了指书房,轻声说:“我特意请假提前回来的,跟他谈谈。对了,你先别进去。”
  
  周大平进了书房,一眼就看到小东正在玩叠纸。听到动静,小东慌乱地用作业本把叠纸压住。周大平像没注意到一样,凑过去看了看作业,故作惊讶地说:“哎,你这字写得不错嘛,有我当年几分风采。”小东不屑地说:“这也叫好?好的你没见到呢。”周大平不相信地说:“那你写几个好的我瞧瞧,要比这好,我带你吃肯德基。”
  
  小东顿时两眼放光,立即埋头一笔一画地写了几个字,果然不错。周大平故作懊恼地说:“我上当了,原来你是故意不写好的。不过,你既然能写得这么好,为什么又不写呢?”小东哼了一声,说:“我是故意写差的。”话一出口,他立即意识到说漏嘴了,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周大平恍然大悟一般,点头说:“我知道了,你上课不专心,做作业潦草,考试不及格等等都是故意的吧?”小东见他的样子不像要发火,壮着胆子“嗯”了一声,又好奇地问:“你不骂我吗?”周大平诧异地说:“我为什么要骂你?实话告诉你,过去我也做过这种事,我弟弟,也就是你叔叔出世后,我觉得爸爸妈妈再也不爱我了,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我还决定连着三天不说话呢。”
  
  小东一听,来了兴趣,好奇地问:“真的?那后来呢?”周大平嘿嘿一笑,说:“我挑错了时间,那会儿你叔叔身体不好,父母急得不行,根本没注意到我。结果我只憋了半天,就失败了,因为肚子饿了。”
  
  小东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周大平说:“所以,永远不要虐待自己去引长沙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起别人的注意。”小东说:“我只是想这样来提醒王老师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可惜我要像你一样失败了。他好像一直没留意到我。”周大平笑着说:“你瞧,这根本不管用的。我告诉你,老师都是宠爱好学生的,你却非得往坏里学,这不是适得其反吗?”小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其实这几天我也想通了,王小音虽然脑子有点笨,可她特别热心。今天我不小心把作业本撕破了,还是她帮我粘好的。我想,王老师可能就是因为这才让她当组长的。”
  
  “这就对了嘛。看人不能光看缺点,更要看优点。”周大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行了,好好学习吧。”出了房门,他对投来询问目光的李欣做了个OK的手势。
  
  小东的成绩又直线上升了。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王老师来家访了。他一见到李欣,立即说:“我记得你,原来你就是小东的妈妈呀!”李欣勉强笑说:“是呀,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王老师呵呵一笑,说:“哪能呢,我记得那天是马强夫妻请客的,你去作陪的。不过当时你一直没怎么说话,所以印象不是很深。”
  
  李欣一愣,说:“是他请客的?”王老师奇怪地说:“是呀,你怎么连是谁请客的都不知道?当时他儿子因为打架进了派出所,想请我妻子说说情。在你来之前,他说还要等个人,但没说你是小东的妈妈,只说是个普通朋友。”
  
  李欣瞠目结舌,忽然想到什么,问道:“那他妻子后来有没有跟你说过小东的事?”王老师惊讶地说:“没呀,她为什么要跟我说起小东?”
  
  李欣顿时就明白了,敢情,马强当时根本就是有意不向王老师介绍自己的,图的就是慷她的慨来为自己办事。她恨得直咬牙,可又有些哭笑不得。
  
  王老师说他早就注意到小东前段时间的不正常了,一直想过来家访,但实在抽不出时间,好在小东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让他感到很高兴。他叫来小东,说:“小东,你的学习有进步,可是,老师还希望你平日里要多关心一下同学,这一点王小音就做得比你好,这也是我让她当组长的原因。”小东点点头,说:“王老师,我知道了。”
  
  一旁的李欣脸红了,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可被自己无限放大后,不仅赔了钱,还误解了王老师。
  
  将王老师送出门口,李欣忍不住地问道:“王老师,现在班上的班干部怎么会那么多?”王老师苦笑道:“那些家长……这事不说,你也懂的。不过我总觉得,学习好不好跟当不当班干部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周大平下班回家后,李欣将刚才的事说了,周大平乐了,说:“我就说嘛,歪风邪气固然有,但清净学堂,总不至于那么离谱。”说着,他冲着书房喊道:“儿子,争个气,赶明儿咱也当个官!”
  
  书房里传来小东清脆的声音:“好哩!”

标签:官迷,儿子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